耶稣爱你,欢迎光临天主教吉林市耶稣圣心堂网站!

《旧约•卢德传》主题的重新解读

作者:周辉

发布时间:2020-02-13

浏览次数:165

初读《旧约•卢德传》时,我一直把它理解成一首古代希伯来民族的田园牧歌、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或者一支民族和睦的赞歌。而今天,我怀着基督信仰和生命体验重读《卢德传》时,我发现书中的思想和意蕴比我先前所理解的深刻得多,也丰富得多。

从圣经文学的角度看,《卢德传》只是一篇短短三千多字的小说,讲述了民长时代摩阿布族女子卢德的生涯。然而,借着这个简单的情节,作者既形象生动又颇含深意地阐发生活、爱情、信仰等永恒主题。多重主题的完美融合,构成了一个富有立体感和生命力的艺术世界。我们无论从哪个角度解读《卢德传》,都会产生深刻的感悟。

《卢德传》首先叙述了卢德和她的婆婆纳敖米的生活故事,叙述了她们与饥饿、困苦、孤独、流浪相抗争的经历。纳敖米随着丈夫从故乡白冷到摩阿布地方去逃荒,在那里生活了大约十年。这期间,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死了,“只剩下了那妇人,没有儿子,也没有丈夫。”(1:5)这简短的一句话生动地勾勒出一个远离故乡又孤苦无靠的年迈妇人的凄凉景况。在这种情况下,她原可以挽留两个摩阿布族儿媳留下来陪伴、照顾她,可是为了她们的幸福,纳敖米极力说服她们回到娘家另择佳婿,并以慈母的口吻祝福她们:“愿上主赐你们在新夫家里,各得安身!”(1:9)儿媳敖尔帕依依不舍地挥泪告别了婆婆,而卢德对婆婆一往情深,决意要跟随她。她说:请你别逼我离开你,而不跟你去。你到那里去,我也到那里去;你住在那里,我也住在那里;你的民族,就是我的民族;你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你死在那里,我也死在那里,埋在哪里;若不是死使我与你分离,愿上主罚我,重重罚我!—1:16-17

当卢德做出这个重大决定的时候,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选择了怎样一种生活。她要辞别父母、远离故乡,与婆婆一起去陌生的白冷。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命运也许与婆婆在摩阿布地方的一样:物质的匮乏、心灵的孤寂、生活的重压……但是,她义无返顾地接受了这种生活。

这样看来,这两位女性的生活轨迹十分相似。她们都经历了人生的大苦难,也曾对这种悲苦的命运发出过哀叹和疑惑:你们不要叫我纳敖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辣(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待我好苦!我去时富足,如今上主却使我空空而回。上主责罚了我,全能者降祸于我,你们为什么还叫我纳敖米呢?—1:20-21尽管如此,她们并不为苦难所慑服,更没有怨天尤人,而始终以坚定的信德支撑着自己的生活。

作者从小说一开始,就把严峻艰辛的现世生活既作为小说背景、又作为小说主题之一展示出来,这实际上蕴涵着深刻的寓意。卢德和纳敖米的生活经历象征着人类在现世充满艰辛、困苦和坎坷的生存状态。她们启发后人以严肃的心态领悟生命的苦涩滋味、思考人类生存的重大问题,既对生活的严酷性有所准备,同时又学会在困境中不断坚固个人的信德。

其次,流亡也是《卢德传》所叙述的主题之一,与《旧约》的流亡主题一脉相承。“流亡是人的存在的一个生存论现象,……早在人类精神文化的第一个繁荣期,流亡话语就已经突出地呈现出来:荷马史诗《奥德赛》以流亡为主题;旧约全书整个来说是流亡话语的结集……”只不过在《卢德传》里,流亡的主题被主人公的人格力量及其温馨迷人的爱情故事所淹没了。

《卢德传》所记载的事件发生在公元前1100年之后。当时正是民长时代后期,犹太人在宗教、道德、政治上都混乱不堪。纳敖米一家在饥荒的逼迫下,只好踏上流亡之路。她远离了自己的上主,只希望在异乡求得衣食温饱和生活平安。可是,她在异乡似乎失去了上主的眷顾,屡遭死亡的打击。她终于又一次踏上了归乡之路,并在故乡白冷得了平安和幸福。而卢德却正好相反,她追随着上主的信仰,远离故土来到异乡,从表面上看,她选择了流浪的生活,但实际上她的心灵和精神却在信仰层面上达到了回归。

在我看来,这个流亡与回归的情节是颇有象征意味的。如果说纳敖米从摩阿布地方回到白冷的道路意味着犹太人在现实生活和世俗意义上回归的话,那么卢德所选择的从故土到异乡的坎坷道路,却象征着犹太人在心性领域和信仰层面上的回归。《卢德传》成书于“巴比伦之囚”之后。当犹太人经受了异族奴役和颠沛流离的痛苦,终于返回家园时,他们不但急于在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实现地域上的回归,而且他们更看重精神与信仰的回归。卢德以一个外邦女子的身份接受了以民的信仰并为以民所接纳的事实,对当时犹太人恢复信仰与宗教生活一定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爱情主题在《卢德传》中是最引人注目的。不过,我认为,书中不仅抒写了卢德与波阿次之间的动人爱情,而且多重爱情关系在书中交织融合,使全书处处洋溢着人类爱的精神,并使爱情主题获得了信仰层面的超验意义。

《卢德传》的第一个爱情事件当属卢德与纳敖米母子之间的爱情。这也是促使卢德做出生活和信仰重大抉择的原因。可以想见,她与纳敖米的儿子玛赫隆共同生活了十年,一定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种爱情在丈夫死后自然而然地演化为对婆婆的一片深情。两位女性相依为命、共同生活的承诺何尝不是一种伟大的爱情呢?这被女性主义者称为“姐妹情谊”的情感,在某种意义上比男女恋情更感人也更持久。

正是这种高尚的爱情,使卢德毅然决定随婆婆回到白冷,承担起赡养婆婆的义务。当她们回到白冷时,正是收割大麦的季节。卢德清晨外出拾取麦穗之前,出于对婆婆的尊重,会首先征得婆婆的同意:“让我到田地里去,我在谁眼中蒙恩,就在谁后面拾麦穗。”(2:2)到了晚上,“她就背着回城去,叫她婆婆看看她的收获;又将吃饱后剩下的东西,拿出来给了她。”(2:18)她还把日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讲给婆婆听,谦卑地听从婆婆的指教:“你所嘱咐我的,我必依照遵行。”(3:5)小说以白描的手法给我们描绘了一幅生动的婆媳和睦图。

而纳敖米也早已把卢德看成是自己的嫡亲女儿,始终对她以“女儿”相称。她以一颗慈母心关注着卢德,暗自为她的婚事操心。她要卢德夜间去打谷场上向波阿次求婚,甚至连每一个细节都为她策划妥当。她这样做的时候,不仅没有丝毫偏狭妒忌之心,反而充分表现出一个历经世事沧桑之人的处世智慧。

在纳敖米的一手操办下,卢德与波阿次结成了美满婚姻,并生了一个儿子。“纳敖米接过婴儿来,抱在怀中,做了他的保母。”(4:16)邻近的妇人们也高兴地奔走相告:“纳敖米得了个儿子!”(4:17)这个细节生动地刻画出纳敖米不胜欣喜的神情。她以自己慈爱、宽厚、智慧、坚韧的品德既善待了儿媳,又得到了养子,使夫家的产业得以继承和延续。城中的妇人们也由衷赞许纳敖米与卢德之间的情谊是出于上主的美意,卢德所生的儿子是婆媳情谊的见证:

愿上主受颂扬!因为他没有使你今日缺乏承继者。愿他在以色列中得享盛名!他是你心灵的安慰,是你老年的依靠,因为他是爱你的儿媳所生的;像这样的儿媳,对你实胜过七个儿子。

4:14-15《卢德传》中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爱情事件,便是我们熟稔的卢德与波阿次之间的婚恋故事。这个以田间谷场为背景,在辛勤劳作的过程中萌发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没有落入常见的爱情模式。它没有风花雪月的气氛,没有缠绵悱恻的场景,没有大起大落的情感波动。 在这里,爱情是质朴而平凡的,但又是伟大而永恒的。

男主角波阿次是白冷的一个大财主,他是一个义人。纳敖米对他的评价可以彰显出他的完美品行:“愿那位从未忘却对生者死者施慈爱的上主降福这人。”(2:20)波阿次早已听说卢德是个贤德的女子。当他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立刻就喜欢上了她,与卢德的一番对话使他更加欣赏卢德的品德。因此,当卢德按照婆婆的吩咐向他求婚时,他内心十分喜悦,欣然流露出对卢德的爱慕之情:

我女,愿你蒙上主的降福!你行的仁爱,后者实胜于前者,以致贫富的少年,你都没有跟随。我女,如今你不必害怕,凡你向我所说的,我都愿为你做到,因为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位贤德的妇女。

3:10-11他对卢德的感情绝没有掺杂任何色欲的因素。相反,他用纯朴的语言和行为褒扬了卢德的高洁品德,慷慨地眷顾了贫苦无靠的寡妇,履行了亲族之间的义务,更遵从了社会的法律和习俗。

在旧约子民看来,爱情是与个体生存、家庭和睦、社会稳定密切相关的重要因素,其中蕴涵着善良、宽容、关爱、责任、义务等一系列正面价值。卢德与波阿次从相识、相爱到结合的整个过程都符合当时的爱情观念,因此被视为是理想的爱情,值得领受社会的赞许和人们的祝福。于是城中的长老诚挚地祝福他们:

愿上主使这走进你家中的妇女,相似那两位曾建立了以色列家的辣黑耳和肋阿!愿你在厄弗辣大昌盛,愿你在白冷得享盛名!愿你的家借上主使这少妇给你所生的后裔,相似塔玛尔给犹大所生的培勒兹的家。—4:11

此后,卢德与波阿次之间的情感历程,不仅成为高雅爱情的典范,而且也是和睦家庭的楷模,他们因此获得了丰厚的报偿,被载入达味家的族谱。

《卢德传》里还隐含着一个富有象征意义的爱情事件,那就是世人与上主之间的美好爱情。这种爱情既隐含在文本背后,又通过作者的情感与价值取向,从文本的字里行间流溢出来;它既与世俗爱情并行不悖,又在超验层面上支撑着世俗爱情。作品从两个层面不断揭示这一属灵的爱情。

一方面,以卢德为主人公,就是作者颇有深意的精心安排。在历史上,以色列民族与摩阿布族之间的敌对情绪十分强烈;加之摩阿布族敬拜邪神,按照以色列的律法,他们是不准进入耶稣的会堂的。而卢德作为一名摩阿布族女子,却坚定地选择了以色列人的信仰。她不仅追随婆婆来到白冷,而且还两次嫁给犹太人,更以外邦女子的身份在耶稣基督的家谱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卢德的行为表明,信仰既是上主的神圣召唤,也是个体生命的选择;因她禀有信望爱三德,而与上主建立了美好和谐的关系。

另一方面,作者选择异族联姻的故事作为小说的中心情节,用意还在于把民族作为信仰主体,寻求在民族与上主之间建立信仰上的联系。作品中的主人公们虽属不同的民族,但都拥有坚定的信仰和高尚的人格,都堪称民族性格的正面象征。他们的价值不仅在于建立了个人间的爱情,而且也在于成就了民族间的友睦。他们的行为更喻示了摩阿布人与以色列人、异教徒与基督徒之间彼此友爱、实现对话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小说从叙述个人爱情进而赞美民族情谊,其用意实在是凸现世人与上主之间的美好爱情。上主用他那大能的爱拣选、召叫着他的子民——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他的爱也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处处表现出来,使有信德的人最终摆脱了饥饿、贫乏、孤独和绝望,在信仰生活中得到了幸福和喜乐。

总之,重读《卢德传》,我们可以发现,作品在单纯的文字和质朴的文风中交织着生活、流亡、爱情等多重主题。这些主题共同呈现出基督信仰的主旨,也处处流露出爱的精神。耶稣基督说:“你应全心,全灵,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这是最大也是第一条诫命。第二条与此相似:你应当爱近人,如你自己。全部法律和先知,都系于这两条诫命。——玛窦福音22:37-40

《卢德传》借着一个普通女子的生涯,向我们言说的就是爱的诫命和信仰的主题。它之所以拥有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就是因为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从多视角、多层面透视生命与信仰价值的理想范本。



天主教吉林市堂区 | Catholic Church of Jilin
吉ICP备16003982号-1 技术支持:网赢科技